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all黑】借宿


这次的脑洞,是关于支线,各个支线互不相关。

本来有敏感词,没有过审,吓得我又修了一遍,不知道这次可不可以顺利发出23333

*帝光时期,有私设,有OOC注意

黑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自自家大门紧紧的关着,然后再看看手机上妈妈发来的短信。

『哲君,事出突然,要去京都出差,在家的一个月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

在自己没有拿钥匙的情况下,该怎么办呢?黑子默默的在想翻墙到家里边的可能性。

很显然,这种行为只能被路人叫来警察而结束,然后在警局里边,被迫蹲个一晚上。

黑子站在自家门前,面无表情的和门对望了一会儿。

恰好这时桃井小姐路过。"啊啦,哲君,你怎么站在门外?"

"你好。忘记带钥匙,恰巧家人也不在。"

"本来以为能帮得到哲君,虽然我也好想让哲君住在我家QAQ。"

"没有事的,桃井桑。"

"嗯,哲君,如果还是不行的话,给我打电话。和妈妈好好说一下的话,应该可以来我家住的。"

"请不要说这种话。"

"哲君一定是害羞了,啊啦,我还有急事,先走了,再见。"

"再见。"

黑子继续和门对望,离开的桃井却打开手机,给某个人发了邮件。

※青峰大辉的场合

"哲,听说你无家可归了,所以来我家住吧。"

听到熟悉声音的黑子,转身看向声源处。因为天渐渐的黑了下来,他有点疑惑的看着没有人的街道。

难道说,是遇上鬼了吗?虽然对这种说法不是很相信。但是,还是很怕。

"喂!你干嘛看到我就跑啊。"青峰大辉有些恼怒的惦着黑子的后领,看着这家伙慢慢的回头,然后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是青峰君,原来不是鬼。"黑子面无表情的捂住胸口,好像心有余悸。

"啧,你这个家伙,快点过来,去我家。"青峰有点别扭的对他招手。

"嗯,好的,麻烦你了,青峰君。"

来到青峰大辉的家里,吃了晚饭,和青峰的家人道了晚安,两个人就回到了青峰的房间。

"青峰君,你先去洗澡吧,我一会再去。"黑子把白天训练的衣服洗好搭在阳台上,下身只穿了个短裤。

因为每天都有训练,所以,很幸运的,黑子在篮球部也备有几套衣服和生活用品,不用裸奔。

"哲,你先去吧。"青峰懒懒的躺在床上,他的房间是很典型的男生的房间,墙上贴着海报,脏衣服但是没有随便乱扔,因为都堆在楼下的洗衣房里,东西却也摆的很乱。

黑子默默的踩着封面暴露的杂志走了出去。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搭档,一脸的沉迷,做着青春期男生想要做的事。

青峰的裤子已经被他丢在地上。刚好就在青峰妈妈铺好的地铺上,黑子皱着眉头,准备走开去别的地方避一下。

青峰就站了起来,几步就走了过来,抓住黑子的肩膀。

"哲。你先帮我摸摸,等下我也帮你,好吗?"青峰一下子就把黑子拉倒在地铺上,还很不要脸的用身高和体力压制着身下的小可怜。

黑子的头被撞的晕晕的,还来不及多想,就感觉自己的手被拉着触碰到了。。。。

这使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然后,狠狠的用空余的手揍了青峰的肚子一拳。

"哲,你昨天下手好狠啊,今天我肚子还有点痛。"青峰有点可怜的看着吃着香草棒冰的黑子。

"青峰君,活该。"黑子给对方下了结论。

"喂喂,男生之间,这种事不是很正常吗?啊,好好好,你不要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看着我了,以后我不那样了还不行吗?"青峰大辉感觉自己的搭档,虽然小小的可爱的不得了,但是在某些方面,意外的可怕。

很快,在青峰家已经借宿了一个月了,今天是最后一晚。

"青峰君,这段时间,真的是麻烦了。"黑子躺在地铺,在黑暗里对青峰说。

"因为哲是我的影啊,这种小事,根本不用在意。"

"果然在黑暗里,青峰君还是很可怕,很像鬼。"

"喂!哲你这个家伙,一定是在嫌弃我黑!"

"青峰君本来就黑,还有,真的谢谢,不是指借宿的事,是谢谢青峰君成为我的光,第一次,觉得自己站在篮球场上有了意义。"

"哲,今天晚上一直在说话,说出这种煽情的话,真是不像你啊。不过,我也很感谢哲,成为我的影。"

真的谢谢你,青峰君。
真的谢谢你,哲。

真的想一直和你,在篮球场上击拳啊。


第一次先写了青峰,没有很明确恋爱什么的因素,因为我觉得青黑之间的光影羁绊大于喜欢,所以,就这样写了,下个支线应该是紫黑。

评论
热度 ( 42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