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神苗】名字什么的不重要

依旧短小(*╹▽╹*)


*是不知名的友人A角度。




我的朋友,是一个个子小小的,忍不住想要亲吻抚摸的少年。和他在一个班级很久了,也只是很多朋友中的一个,每天每天无意识的和他交谈,触碰他的脸颊和手臂,他的眼神,依旧是那么干净,而我只是偷偷恋慕着他的变态友人而已。

那个男人,又来了。黑色的长发随意的散着,眼神空洞冰冷带着不屑和嘲讽,这是他在学校的大多数状态。

但是,我知道,只要他面对那个茶褐色头发的少年,眼神的转变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我嫉妒着,深深的嫉妒着,那个自大面无表情的男人可以成为他亲密的恋人。

我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每天看着他们牵着手,在某个地方亲吻,相互拥抱。一个羞涩开心,一个依然是面无表情却柔和了眼神。

他今天,感冒了,带着重重的鼻音。时不时的湿了眼眶,揉揉鼻子,轻声的抱怨着,真是可爱的不得了。我微笑着揉乱他的头发,他有点炸毛的瞪着我,可能是生病了,也变得情绪不稳。

"苗木,外面有人找。"

"好的,知道了,谢谢。"

他不好意思的朝我说再见,外面是那个黑色长发的男人,他注意到了他有点红的鼻子,看起来表情没有变化的说着什么。

那个少年却低落的低下头,好像在道歉,一股愤怒在我的心里炸开,凭什么,他可以轻描淡写的伤害着别人,下一秒,我的心突然就冷却下来,刺骨的冷。

少年瞪大的眼睛,和对方抱着他深吻的动作,在我的眼里,好像被放慢了无数倍。

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牵着手离开,黑色长发的男人回过头用无机制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紧握的手缓缓的松开。

听班里的男生说,他已经和那个男人三天没有来学校了。我走在街上,眼泪慢慢的流下来。这场暗恋,连我自己都感到可笑。


"苗木诚。"(面无表情

"怎,怎么了。"(心虚

"不是说过,不要下床吗?"(有点严厉

"对,对不起,因为不想一直呆在床上。"(因为生病情绪敏感的草食系眼泪汪汪

"以后,只能依赖着我,明白了吗?"(意外的有点温柔

"嗯,哦。"(呆呆的


"啾"被对方这样发出声音的吻,搞的害羞无措的某人,推开他跑到床上乖乖的盖上被子躺好。

抓住坐在床边的他的长发,有些撒娇的蹭了蹭。

"出流的头发真的很顺啊,摸起来很舒服。"

"是吗?"

"是的哦。真希望可以一辈子给你梳头发。"

"嗯,就这样说定了。"

他抚摸着睡着的他的脸颊,嘴角有不经意的微笑。




※写这个,我内心都在偷笑,苗木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我想当他男朋友。(暗搓搓的告诉你,其实友人A是我的视角

评论 ( 4 )
热度 ( 54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