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苗木诚生贺#【狛苗】关于你的幻想

短篇文渣

*cp:狛苗
*有私设,有OOC

※序

坐上公车,和身边的人十指相扣,描绘着对方手掌的温度和纹路。对方身上传来的味道,好像是夏天树叶传来的清香。

车子快速的行驶,路边的森林显现出或深或浅的颜色,阴影的部分是让人遐想的国度,投在地面上有种说不出来的安静。

靠着对方的肩膀,沉沉的睡去,紧紧的抓住这只手。只要有这个人在,就可以安心。

※亲吻

就这么接吻了,在开满白蔷薇的的花园。

少年的狛枝总是很喜欢看苗木被吻到无法呼吸的羞囧模样。

年少时的他们,难免少不了磕磕绊绊。偶尔的吃醋和争执似乎都会被狡猾的亲热解决。

笑着却说着有些残酷话语的狛枝,却总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在他的身上感受到温暖。

初夏的阳光微微的照在他的身上,从和室这边开着的窗户,可以看到湛蓝的天空和外面刚刚搭好的葡萄架。狛枝温柔的亲吻着他,剥去衣服的时候,他会紧紧的抱着他,这是可以进行零距离亲密的温暖。

阳台上种的绿萝,狛枝他经常忘记浇水。他总是在出差回来后训斥着委屈的他,『苗木君,我会去再买一盆回来的,不要生气啦』

可怜的样子,总是会让他心软。对方也是那么的可爱呢,这样想的话,会想偷偷亲他一下的。大概,那个时候他肯定会很惊讶吧。

※猫咪

二十多岁的时候,他们终于同居了。也养了一只小猫。

对方的习惯无论好坏都已经适应,两个人买完东西走到街角,然后发现了受伤的折耳猫。

它用惊惧的眼神看着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它靠在街角,身上的毛杂乱不堪,两只后腿以不自然的形状蜷缩着,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抛弃的吧。

忍不住摸了摸它的毛,即使是被遗弃,它也没有伤害别人的举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好像有些可怜的祈求着。苗木忍不住回头看狛枝,他只是意味不明的扭过头,然后『可以哦,如果你要收养他的话』

两个人一起去了兽医院,小猫的两只后腿据说是一个月就可以恢复了。听到医师认真嘱咐他这样那样的事情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很感动,大概是因为这个生命给自己带来的幸福。不由自主的握住狛枝的手,他看着他,露出微笑。

小猫很安静,却很黏苗木,狛枝经常会很可爱的(在苗木看来)的赌气,也会假装很不在意的样子,微笑的看着小猫舔着苗木的手指和脸颊,然后晚上把苗木欺负过来欺负过去。

很平静的时光,又是夏天了。天气晴朗的让人昏昏欲睡,蝉鸣,微风,还有树叶被吹动的声响。

榻榻米上的两人一猫,混乱的睡作一团。狛枝使劲的抱着苗木,即使对方的脸上有汗滑落。猫咪慵懒的在靠近阳光的地方昏睡着。

滴答,这是幸福的时钟不经意的响动。

※摇椅

已经到了不得不服老的岁数了。

渐渐苍老的年纪,收养了一个孩子。可爱的女孩儿,也已经有了自己幸福的家。

院子里的葡萄架,已经有了青色的果实。苗木他很喜欢看讲授人类社会活动的书籍。在树荫下,躺在摇椅上,看着看着就会不知不觉的睡着。

某一天讲起为什么会喜欢对方的时候。狛枝『苗木君,喜欢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听起来很少女漫画的回答。

那个时候的他的回答,把狛枝吓了一跳『看着努力追求希望的你,突然就无法忽视自己的心情,这个家伙,就是想要让他看到自己,就是很喜欢他怎么办』即使到了这个年纪,这种肉麻的话说出来后,脸还是微微发热。

他躺在摇椅上,闭着眼听风的声音。『你听。有风哦,狛枝。』

『是吗?你也喜欢风啊,真的很舒服哦。』

他想起来以前和狛枝说过关于幻想的事情,狛枝只是说有我在不需要什么幻想哦。

但是,如果内心有所脆弱的话,没有幻想是不行的。

※终

"终点站希望之峰学园到了,欢迎乘坐此次公交,期待与您下次再会。"

苗木揉揉眼睛,从车上下来,空荡荡的手心泛起凉意。

那里,什么都没有。

他站立着,眼眶干干的,好像没有什么多余的思考。

他在这一个小时的浅眠里,与他创造出一出美到让人来不及思考的美梦。这场来不及出现,或许也不会有的美丽幻想。

他迈开脚步,微笑着,融入到人群中去。




然后。书包的肩带被抓住,身后传来有些病态温柔的笑声。

『呐,苗木君,真的是许久未见了。』

TBC

生贺写的这么渣真的抱歉,总是忍不住想写一些有不同故事的狛苗,所以,有些玻璃渣(揍。在结尾的时候思考了是用FIN还是TBC,想了想,他们的这个故事没有结束。
总之,幸运组赛高,苗木小天使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 ( 23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