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日苗+神苗】xxxxx

*有私设,有ooc

没有逻辑的一短篇,神展开,完全是因为要加快进程,毕竟长篇废,已经是个废纸片了/(ㄒoㄒ)/~~

私心打了神苗,其实蛮少的

以上

"苗木,吃饭了。"

被不知名器械蒙住的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一个星期了。

"这次不要像上次那样浪费食物。"

唇边有濡湿的感觉,苗木下意识的转过头,却又被强行掰过来。被迫开启的唇,是对方伸进来的舌头和温热的粥。

"唔………嗯……嗯……"仅仅是一口粥就被喂了差不多有五分钟,对方恋恋不舍的离开他的嘴唇,等待下一次的甘美。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放了我。"苗木感受着手上脚上锁链的沉重感,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离开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对方没有多说什么,依旧是前几天一样的答案。

在一个星期前和日向前辈行走的途中被袭击,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是没有想过反抗逃走,被对方压在床上的羞耻回忆,他不想再有了。问有关日向前辈的事,也只是沉默的回答。

"你可以让我正常的吃饭吗?"有点忍受不了,气红了脸的苗木,语气恼怒。

"这样的苗木,看起来真可爱啊。"

"你干什么?!这次我没有做什么。"感受到胸前的手,苗木有些慌乱。

"嗯,稍微过分一点。应该没有问题的。"衬衫被慢慢的解开了,苗木立刻捂住没有遮蔽物的下身,整个身体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这位先生,你这样做是犯法的。请你停止这种行为!"

"苗木这样裸露着和我说这些,感觉很se情。"

苗木闭上嘴巴,不再说些什么,这并不代表他放弃自救的想法了,但是他感觉要是继续说些什么,这个男人更是会一本正经的摸着他,做很过分的事情。

"再见了,苗木。"突然停下动作的男人,将解开的扣子重新扣好。

随后就响起了餐具的碰撞声和关门的声音。

"…………?"苗木有些疑惑,到更多是对方不再进行这种行为的解脱感。

真的是太奇怪了,而且对方也用了变声器,这说明对方是熟悉的人。苗木不由自主抱住腿,如果是熟悉的人,自己又该怎么办呢?

重新响起门开启的声音,让什么看不见的苗木,身体立刻紧绷了起来。

"………苗木"对方的声音让他放松下来。

"神座君。"他伸出手,想要触摸到对方的所在。

"………。"对方的手很凉,不经意间也可以触碰到凉凉的发丝,感觉很舒服。

"神座君,因为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待在这里,只会让我感到不安和痛苦。"

苗木习惯了对方不怎么说话只倾听他说的话,"神座君看起来很孤独的样子,出去以后,一定可以成为朋友的。"

苗木自顾自的说着,神座出流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什么情绪。这个孩子,下意识的以为他也是受害者。

"虽然很想看看神座君的样子,不过那个人好像说,眼睛上的东西没有指纹是解不开的。不过,神座君一定很帅气。"

神座抬起手,轻轻的摸了苗木的头发。

"会出去的。"

"哎??"

"…………"

"刚才神座君出声把我吓了一跳,不过你的声音很好听呢。"

这个孩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笑起来的魅力,在他的面前没有防备。

"那个人,为什么把我抓来呢?还对我做那种事情。不过,他应该也有什么不得已的地方,虽然我并不赞同这样的行为。"

即使被这样对待了,依然善良和坚定。神座俯视着睡着的苗木,他闭上眼睛,转身走了出去。


"苗木……"

仿佛是很远的呼唤声,苗木模模糊糊的想到。

"苗木…?!!"

是真的,有人在叫他。

苗木缓缓的睁开眼,有些刺目的阳光让他的眼睛有点不舒服,毕竟一个星期没有见到阳光了。

"咳……唔……"虚弱的声音,无力的语调。

旁边都是班里的同学,他们都用担忧的目光看着他,他下意识的露出温和的笑。

终于回来了,能够再次见到大家真的是太好了。



"日向前辈?你刚刚说什么?"苗木瞪大了眼睛,仿佛听到了世界不可思议事件。

"你没有听错,是我爱你,嫁给我。"日向创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坚定的说着。

"那个,前辈,是不是太突然了,那个,我才刚刚毕业啊。不是,我………"苗木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有拒绝呢,那就代表苗木君接受了。"

被那样认真的眼神注视着,苗木的脸慢慢的红了,"结婚什么的,感觉还是很遥远的事情呢。"

"接受我的告白的时候,就已经很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了吧,所以,这种事情不会很远的。"日向珍视的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那个事件过后,日向就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苗木。大概是因为自己同行,却没有好好保护后辈的自责,他始终很坚持的在苗木左右帮助,然后在某一天就告白了。

"………不要突然亲过来。"苗木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越来越明目张胆的恋人。

"是是。"很明显没放在心上的日向,让苗木叹口气。

"出流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吧。你的身体不要紧吧这段时间。"提到他的另一个人格时,日向的脸有点不快。

"不是吧,你连自己的醋也吃吗?"苗木惊奇的看着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明显的摆臭脸。

"那个家伙,即使和我是同个身体,一想到触碰你,我就很烦躁。"日向不满的抱住苗木。

"说起来,那个时候,只有出流出现了呢。你们没被怎么样吧。虽然你对我说只是把你们囚禁在那里而已。我和你也突然被放了出来,犯人也抓不到。"

日向笑着,"没事的哦,只要一直在我的身边,不会再发生那种事情了。"

毕竟,他更紧的抱住苗木,为了得到你,我和他都会不择手段。他闭上眼睛,幸福的笑了。


※存稿发完了,嗯继续当咸鱼吧。

评论 ( 2 )
热度 ( 110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