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all黑】借宿

※本篇有OOC

※赤司征十郎的场合

"赤司君。有什么事吗?"黑子挎着书包,接起刚才响个不停的电话。

说实话,他并不是很想接,但是不接的话。明天肯定会被赤司君变相“疼爱”一番。虽然以前是黄濑君经常受到这种特殊待遇。但是这种事绝对不想有第二次的体验。

"哲也是无家可归了吗?"电话那端传来的温柔的略带笑意的声音,让黑子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没有。我现在就在家里。"面无表情的拒绝着很明显要做什么的赤司,黑子选择不约。

那头继续传来的声音,就像是恶魔的召唤,在耳边响起,"我在哲也家附近,还要再骗我。嗯?哲也。"

黑子拿着手机,转身看向走过来的赤司。忍住跑走的冲动,瘫着脸打了招呼。

"你好。赤司君。"

"我可没有打算对向我求救的朋友视而不见。"赤司将对方的手机拿过来放进口袋,不容拒绝的看着黑子,"走吧。"

认命的跟着对方,赤司君虽然说话温柔,在做事方面也令人敬佩,才能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但是他的可怕也同样无法忽视,时不时的鬼畜和中二,真的让人很为难。

"不用害怕。这是我在这里的暂时的居所。"赤司让刚才一直跟在身边的管家退下后,冷意稍微退散了。

"赤司君,真不愧是名门之后。"黑子坐在这虽然不是夸张的要命的房间,但是里面的精致程度,看还是看得出来的。

"哲也是在嘲笑我吗?"赤司坐在他的旁边,摆弄着茶具,稍长的发丝遮住眼睛,看不清楚到底是玩笑还是威胁。

黑子面瘫脸无视,"赤司君,我饿了。"

"哲也转移话题这方面还真是可爱。"赤司想着比自己还矮的黑子,满意的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黑子幽怨的一瞥,因为不能直接向赤司发火,让他很不开心。

"说起来,我还真是有点嫉妒大辉。"秉承着餐桌礼仪的赤司,很少会在吃饭的时候说话。

黑子默默的吃着鱼,等着对方的下文。

赤司放下筷子,支着下巴。笑容未变,"因为大辉最强,就可以成为哲也的光。这一点有点不甘心。不过,发掘哲也才能的可是我,所以,哲也你不会忘记这一点吧。"

这就是威胁吧………黑子点点头,还是先把鱼吃完。

看到黑子点头的赤发少年,满意的起身离开。

"哲也。"对方回头看向他,"明天早上部活不要迟到。"

躺在柔软的床上,窗帘还未拉上,很难得的,赤司君应该很喜欢和室的房间吧。当然,也只是猜测。他看着外面数不清的灯火,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来以前那个温柔体贴,不会让人感到不安的赤司君。

也许有什么,改变了赤司君。

很久以前的他,呆在三军,而如今的他,活跃在一军。赤司君说得对,正因为有他的发掘与对才能截然不同的理解,他才可以和伙伴并肩在赛场上打着喜爱的篮球。

如果,只有自己没有变化,其他人都变了。痛苦是不可避免的。胜利和绝不允许的失败,这种观念,真的没有问题吗?他想象着,或许他们都是棋盘上迈向某个目的的棋子。

晚上想的过多的后果就是,早上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意识不清的收拾好,被神色不虞的赤司拉着坐上私家车解决了早饭。

黑子后怕的训练完一轮,才觉得自己真的胆大。昨天都被赤司君那样说过了,今天还是差点迟到。

被单独邀请去餐厅吃晚饭的时候,黑子还有点反应不过来,难怪放学的时候没有看到赤司君。有点抱歉的看着紫原君,黄濑君和青峰君(还有拒绝交流实则蹭的累的绿间),跟着毕恭毕敬的管家走了。

黑子用怪异的神色看着约会必备的烛光晚餐,再看看穿着正式的赤司,面无表情的吞了口水。

怎么看就觉得不妙。

坐在桌子的另一边,不怎么习惯的拿起刀叉,吃着不习惯的西餐,总觉得如果自己开口,会有很不得了的事情发生。

赤司难得没有鬼畜(喂!),笑着开口,"哲也不问点什么吗?"

"没有。"

"哲也不问的话,只好我主动了。我这样做的意图很明显,想必你这段时间也意识到了。不然不会躲着我,对吧?哲也。"

对方的语调依旧温柔,却满含侵略性。

"赤司君,我……"

"哲也一定会说,请允许我郑重的拒绝你。但是,我亲自告诉你,就意味着,哲也你没有逃跑和拒绝的权利。"

很无所谓的说着决定对方意见的话语。这对于赤司来说,很正常,独裁有时候是达到目的最好的手段。

"我知道了,赤司君。"黑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吃着食物。

毕业的时候。

他和他在樱花盛开的季节对峙着。赤发少年满脸的自信,他只是握紧颤抖的手。

『洛山对诚凛』

黑子展开笑容,终于到了这一刻,赤司君。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这样的结局了。
赤队把握不好,好喜欢小黑子,太可爱。#

有梗欢迎私聊,(担心自己写不好),这段时间贼忙啊啊啊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