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云纲】厌倦感

※有OOC

性格理解方面什么的是自己的观点
可能不是很正确


『云雀学长』

名为沢田纲吉的草食动物,不知死活的向他祈求着让他接受试炼,无聊的活动,无聊的事情。这个世界都是乏味的,能让他产生兴趣和保护欲的东西并不多。

只是再将对方咬杀一遍而已。没有战意的敌人对他来说就是碍事的存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是注意到小婴儿的时候,他就冷眼旁观,关于那个弱小的草食动物的一切。

在他眼里,褐色头发的少年开始仅仅是草食动物然后才是「并盛的学生」,如果学生失踪。那么关于他的一切,都要务必调查清楚。

只是区区一只草食动物,竟然违反并盛的校规。什么是关心,什么是顺从,什么是「温暖」,他从那个人的身上看到过。

或许在被习惯打扰的天台上他的声音,或许是早上校门快要关闭时那个瘦弱的身影,或许是走廊上他和别人的笑声。总觉得,很烦。只是一瞬间或者是很多次的记忆,困扰着云雀恭弥。

他拿着拐子,到处咬杀着群聚的草食动物。失踪的不仅仅是那个时强时弱的草食动物,还有在他身边,和他一样碍眼的其他人。

「并盛」是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他坐在天台上,云豆在他的头发上安心的梳着羽毛,「云雀,云雀。」

风吹着他的头发,巡视风纪的时候,看到了和那个草食动物的母亲。她微笑着,并没有什么伤心的样子,她也许在内心是在担心那个还未归家的孩子。

没有什么表情的翻进别人的家,云雀这个时候也少有的迷茫,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就进来了草食动物的房间。他看着并不怎么整齐的房间,那个人的笑容还有叫他的声音,幻觉一样的突然出现。

将附近的不良少年全部咬杀殆尽后,他的拐子上都是血迹。拐角那里路过的人害怕的看着他,然后尖叫一声逃走。云雀冷冷的把妨碍路的“晕过去的尸体”踢开,他要去失踪人口山本家进行询问。

学校里的人,开始还为了那个草食动物失踪了,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失踪,只是请假,很不屑的讨论了一会,然后那个草食动物的存在好像被抹去了一样,只有少数几个人还想着他。

云雀并不知道,他也是“想”着纲吉的一员,天空广阔无边,晴朗的时候没有一片云。莫名的感到很不爽,太阳直接铺洒在地面上,没有云的遮蔽,确实不怎么舒服。

他突然有点寂寞了,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很厌倦。云豆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停留在他的手心,轻轻的啄着。「纲吉,纲吉。」

『什么?』他静静的看着黄色的小动物。

「纲吉,纲吉。」

『哇哦,竟然敢叫草食动物的名字,胆子不小。』虽然是很恶劣的语气,但是嘴角带着少有的笑容。

『尽快找到你,然后,咬杀!』他站了起来,云豆飞到他的头发上,心安理得呆着。

莫名的回到十年后,终于见到了失踪的「并盛的学生」后,云雀在草壁哲矢小心翼翼的帮助下,来到了十年后他的基地。

原本他是不打算翻看十年后自己的隐私的,但是,寻找衣服的他意外的看到了十年后自己和十年后那个草食动物的合照。有点不爽的想要撕掉,但是看到背后他亲笔写的「沢田纲吉」后,打消了这个想法。

真是,有趣的发展。

那个草食动物他,越来越有趣了,成为了很不错的对手。尤其是在和白兰对战的时刻,很耀眼,很强大。

「沢田纲吉,希望你还可以让我不再对这个无聊的世界残存着,无聊透顶的厌倦感。我期待着把你咬杀至死的那天。」

他握着他刚刚写下的纸条,想起那天晚上在居室发现的同样的内容。真是令人捉摸不透的草食动物,懦弱的神情,坚定的神情,他想,这次,他和十年后的自己想法相同。

#死亡,一直是很麻木的字眼。它和吃饭睡觉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活着的人要继续忍受无聊的生活,哪怕他已经深深的习惯。

所以,在意识到他的死亡的时候,并没有很大的反应,比那个声嘶力竭喊着「十代目」的家伙反应比起来,算是冷淡。

只是有一天,就突然很厌倦,只是,计划还只是初期,这么快的厌倦真是始料未及。所以,当初就不应该去葬礼的,死亡只是无聊的事实而已啊。#

※写着写着自己就想流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最爱云纲!!1827王道!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