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all27】继承

part.1可疑的洋馆



即使内心被吐槽刷了屏,纲吉也只是略带复杂的看了眼紧紧跟在他身边的狱寺。

"这里就是彭格列在并盛以前的分部?"纲吉叹为观止的看着眼前高大的洋馆。"我们要在这里边调查吗?"

"不用担心,十代目!有我在,完全没有问题!"

"对啊,阿纲,只是调查而已。"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出奇的山本的笑容没有以前那样爽朗。

"极限的调查。"大吼大叫的大哥热血的伸着拳头,把位于半山腰森林里的鸟都吓飞了。

"调查交给我就好了!十代目你只用好好歇着就可以了!!"虽然是这样大声说的,其实狱寺还是偷偷的看着敬爱的十代目!

"你们两个,是要我送你们去三途川吗?"鬼畜魔王reborn,不紧不慢的掏出了枪。

看着噤声的两个笨蛋,非常满意的开始交代今天的调查事件。

"并盛这边的分部,虽然遗弃了上百年,但是依旧每年都会派人驻扎好好整理的。近段时间突然传出了不好的谣言,有人看到了疑似鬼魂的东西,而且还不止一次。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彭格列的麻烦可不是那么容易找的。蠢纲,作为BOSS,带领你的家族成员好好调查吧。"完全知道自己说了让纲吉最怕的情况的reborn,假装自己不知道。

"呜…reborn,我怕,那个,东西啦!"欲哭无泪的纲吉恨不得抱住大魔王的腿寻求最后一丝希望。

"好好调查,我在家里等着你们的消息哦。"reborn不知道从哪里成功变装为大抚和子,好像温柔体贴的好妻子。

"reborn!"被干劲满满狱寺和大哥分别架起来的纲吉快要哭出来了!他是真的很怕鬼啊啊啊啊!

拿着钥匙的山本难得的没有笑意,这个洋馆绝对和前几天的事情有关系,他的手心潮湿着,"咿呀"一声,雕刻着彭格列徽章的大门缓缓开启。

而此时,怒气值max的云雀"咬杀"着附近多出来的为非作歹的草食动物,似乎,这段时间并盛不安分了起来。

想起那个橙色头发的少年,他眼神微晃了一下,接下来,要去那个人群聚的地方,咬杀!

慌乱无比的纲吉被架进门内时,没有听到系统的声音。

『攻略对象:云雀恭弥

初始好感度:10

目前好感度:21』

眼角还挂着眼泪的纲吉,心好累!reborn果然是大魔王,自己都那样苦苦哀求,算了,无论多可怜,那个家伙都只会狠狠的嘲笑他的呜…

有鬼的地方真的很可怕啊!纲吉顾不得丢人什么的了,紧紧的靠着三个小伙伴,这三位已经是他现在全部的心灵支柱了。

四个人看着门前正对着的楼梯,观察着门口附近的情况。因为是很普通的洋馆,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因为是办事的地方,好像是住宿区和其他区域划分的很明显。

"reborn先生给我了这个地图,应该有用,不过据说是很多年前的,可能不是很准确。有些房间的字迹说明不是很明显。"狱寺好像是刚刚想起来将破旧的地图拿了出来,四个人分别拍了照片之后。

"先去极限的调查了!!"大哥极限的冲上了左边的区域,拦都拦不住。

"那么我也去调查了,狱寺好好保护阿纲啊!"山本又露出了天然系笑容,仿佛刚刚的沉重只是错觉。

纲吉死死的抱住狱寺的胳膊,看着山本拿着棒球棒(汗!什么时候拿的,一直都没发现。)走上了二楼的楼梯。

脸上有蜜汁红晕的狱寺完全不了解自家十代目忐忑害怕的心情,"十代目!你在这里等着,我去调查吧!"

"不不不!狱寺君,还是我和你一起吧!"害怕的只想粘在狱寺身上的纲吉,生怕狱寺把他一个人丢在门口。

"想不到十代目这么重视调查!我会好好努力不拖后腿的,十代目!"做着保证的狱寺,看着纲吉不断颤动的害怕的眼睛,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温热,完全误解为了另外一个意思。

十代目好可爱!十代目好温柔!十代目赛高!

荡漾着的狱寺和兔子纲朝着右边走去。

"小鬼说这里的大部分房间都是开放的,也就是说有的房间需要我们自己找钥匙了。"山本上楼后朝左边走去,"咦,竟然地板断裂了。"

颇有兴趣的看着断裂的地方,不像是自然形成的,最有可能的就是打斗了。下面是一楼的房间,里面出奇的广阔,像是训练场一样的地方。

感受到似有似无的气息,山本刷的一下侧身闪开,棒球棒挥动的只是空气。

扬起笑容,山本少年摸着后脑勺,"嘛,可能是我想多了。"

他走到断裂带前面的唯一门把上转动了几下,"咿呀"一声,在寂静的空气里这种声音说不出的渗人。但是我们的山本怎么会怕呢,他可是最强天然系!

映入眼帘的是会议桌和几十把椅子,上面自然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只有薄薄的灰尘。

"好像是很早以前的桌子和椅子呢。"山本随意的坐下,好玩似的还哈哈的笑出声音。

不大不小的屋子,就是以前的会议室。没有什么多余的存在,只是来议事裁决的地方。

"看来,右边会有很多值得调查的东西。"随意的说着,"没有和阿纲在一起有点不开心呢。"

在一楼的狱寺和纲吉,将能打开的门都打开后,发现了这里的构造完全和地图上描写并不是完全的一样。

"怎么回事?"陷入思考的纲吉,也难得的没有那么害怕了,毕竟现在还是白天。

"看来这边是住宿区和活动区混杂呢。"狱寺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纸和笔记录着内容。

"这里的事情也很复杂啊。"纲吉在一间宿舍房内找到了几张散落着的好像随记一样的东西。

「加入这个组织,从来没有后悔过。成为这个保护民众的组织的一员,我为此骄傲。」

「成为黑手党,是自然的结局吗?即使手上沾满鲜血,我也不会为了曾经效忠首领这件事而犹豫不决。」

"是彭格列的历史吗?"纲吉轻声的将内容读了出来。

※希望有人来看这篇哈哈,近段时间看了一个本子,太羞耻。不过好带感,阿诺德和十年后云雀攻少年纲吉,少年云雀在一边围观(是他的梦里纲吉被这样那样),看的我好想把纲吉按在怀里揉揉,太可爱!

评论
热度 ( 7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