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all27】囚徒

所谓的后续HE

“太慢了吧,蠢纲。”刚醒就被一记飞踢差点又弄晕的纲吉,幽怨的看着始作俑者reborn。

“明明是白兰太狡猾了。”纲吉揉揉自己的额头,“对了!他们怎么样了?”

看着自家学生紧张的神色,reborn哼了一声,“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比你早回来而已。”

“九袋面!”

“阿纲。”

“沢田!”

看着冲进来的大家,纲吉吓了一跳,然后露出温暖的笑。

虽然好像只有自己和白兰有那个虚幻世界的记忆,但是还是很想感谢云雀学长和骸,拖了很久,自己才没有被白兰早一步囚禁起来。

“云,云雀学长…”才刚刚想到,就出现的云雀,纲吉简直就要跳起来了。

虽然很感谢云雀学长是没错啊!但是果然这个人还是很可怕!

“沢田纲吉。”看着少年脸上神情不断的转变,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是,云雀学长。”迅速立正,差点没敬个礼。

“跟着我。”留下这句话,云雀就自顾自的进入了甜品店。

纲吉目瞪口呆的看着,惶恐的老板将一沓日币小心翼翼的交给面无表情的云雀。

真不愧是,云雀学长。

“云雀大人,请走好。”店长毕恭毕敬的说着。

虽然云雀学长是混混头子,不,是风纪委员长,但是收保护费这种事还要亲自来吗?

纲吉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云雀的身后,接连去了几家店铺。所有人都对云雀大人是这样的。

大人你好,大人这是保护费,大人慢走。

纲吉神游着,一不小心撞上了云雀的后背。

“云雀学长?……骸?”纲吉看着抱着一大堆巧克力的骸,默默黑线。

云雀不动声色的提起拐子,送上门的敌人,然后一瞬间便攻击上去。

“kufufufu,云雀恭弥你还真是好战呢。”闪避开攻击,骸小心的将乱掉的巧克力装好。

云雀眯起眼睛,不爽的又冲上去与骸缠斗起来,三叉戟与拐子的碰撞声,听的纲吉心惊胆颤。

路上的人,因为看到是云雀,登时连看热闹的心情都没了,逃跑要紧。

“住手!”头上的橙色火焰燃烧着,云雀和骸同时停下了攻击。

纲吉的火焰逐渐的熄灭,他干笑着看着两个同样不好惹的家伙。

“kufufufu,彭格列,许久未见了。这次就让我来夺走你的身体吧。”红色六字图案的眼眸,戏谑般的看着像小兔子一样窘迫的纲吉。

“骸,怎么在这里。”纲吉忽视对方每次都有的开场白,“频繁使用能力,不要紧吗?”

“kufufufufufu,是在关心我吗?彭格列。”说实话,有点困扰但是有点开心,骸凑近少年,捏住他的耳垂,看他条件反射的缩了一下肩膀。

反应迅速的离开纲吉,骸看着有着明显怒气的云雀,和他刚刚挥过来的拐子,嘴角的微笑加深。

“再见了,彭格列。”骸拿起刚刚放在地上的巧克力袋子,就听到身后少年的声音。

“谢谢你,骸。”

真是愚蠢又天真的彭格列,真是温柔的沢田纲吉啊,他就是这样,如此眷恋这样的温度。

“云雀学长,那个,天已经黑了。我要回家了。”吞吞口水,纲吉害怕云雀一个不爽,将自己咬杀。

“嗯,你走吧。”云雀在十字路口停下。

纲吉朝他鞠躬,便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云雀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人不见,一时间也琢磨不透自己在想些什么,黄色的小鸟飞上他的肩膀。

纲吉,纲吉。

云豆飞了起来,云雀跟着它,走了一会,就发现它落在还没走远的纲吉的头上。

“是云豆。”纲吉轻轻的笑出声来,“今晚要和我回家不要紧吗?”

“纲吉,纲吉。”黄色的小动物开心的叫着。

名为沢田纲吉的草食动物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那一刻,云雀恭弥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有种被触碰的莫名的感动。

“这位是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和狱寺隼人同学一样来自意大利。”老师这么说的时候,纲吉看着熟悉的脸。差点没当众从椅子上摔下来。

白兰扬起大家都很熟悉的笑容,下课后便走到纲吉旁边,“纲吉君还是这么的可爱啊。”

狱寺隼人表情恐怖的看着这个未来让他们苦不堪言的变态BOSS,“不准对九袋面动手动脚!”

山本笑着,却不动声色的挡在白兰前面,“阿纲我们等会去买炒面面包吧。”

纲吉无看着气氛十分紧张的两人,还有带着黑气笑容的一人,干笑。

“那个,白兰,你有什么事吗?”

绕开挡在前面的山本,白兰靠近纲吉,“有些话想要和纲吉君单独说呢。当然,如果你不介意别人听到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在这里说哦。”

紧张的看着面露疑惑的狱寺和山本,纲吉拉起对方的手,向两人道歉后,走出了门外。

“没想到,纲吉君最后用那种方式离开呢。”白兰倚靠着栏杆,看着纲吉。

“毕竟,我被你困在那个世界也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他们拖着你的话,想必到时候我就会直接被你囚禁起来,连死去这种事情都不会被允许吧。”想到那个时候的场景,纲吉的目光变得悠远。

白兰笑出声音,“当时的我,还为了你主动抓住我的手,心狂跳不已呢。没想到你下一秒就握住我的手,将自己枪杀。”

纲吉讪讪的笑,“真是对不起啊。”

“你还真是奇怪。明明是我将你困住,现在居然为了这种事情道歉,你真是令人琢磨不透啊,纲吉君。”白兰迅速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看着纲吉诧异的眼神,还有红透的耳垂,白兰满意的笑了。

不可掌控的。或许是最为着迷的。纲吉君,想要拥有你的这种想法,是永远无法更改的让我感到有趣的存在哦。

看着他瘦弱的背,白兰如此在心里想到。

FIN

评论
热度 ( 9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