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片﹎

偶然发现,我喜欢的cp差不多都是一个类型的

【all27】囚徒

#原创剧情注意

BUG是肯定会有的,我估计还不少
因为是边想边写。脑洞大的一批,不要太认真

相关cp:1827,6927,10027还有几乎没有的4827

沢田纲吉:快要大学毕业的普通学生

“沢田先生,请告诉我。昨天晚上九点的时候,你在哪里在做什么?”穿着深蓝警服的男人,目光如炬,紧紧的盯着坐在沙发里的青年。

这个人,从知道被害人死亡之后。一直保持着一种怪异的情绪,不发一言。

虽然从邻居的口中知道了被害人和这位沢田君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但是也可以称为嫌疑人的这个青年,据他所知,和几个强大的势力都有关系。

“死者,名为斯帕纳,意大利人,是附近云雀财团的机械修理工。年龄不确定,死因正在调查中,大致情况就是这样,警官。”警员阐述完毕后,就走开调查其他的地方了。

相田点点头,看向面无表情的沢田纲吉,心头的违和感越来越浓烈。

沢田纲吉他,和资料上的人完全不一样。这样冷静,不,应该是冷漠的表情,是会在被告知恋人死亡时应该有的表情吗?

“昨天下午五点,我从学校回到自己家中后,被云雀学长打电话约去了他们家,然后再也没有出来。你可以去查实,相田警官。”终于开口的沢田纲吉,眼神无意义的专注在地板的缝隙上。

“好的,我知道了。”相田信一郎挂下电话,表情有点凝重的整理了一下思路。

死者是因为崇尚日本的文化从而来到日本,又与云雀财团的主人相识,便在云雀财团工作。沢田纲吉据说是以前去意大利学习与死者认识,进一步发展为恋人关系是死者来到日本后。

从询问邻居的话,可以得出死者的时间线。

昨天早上八点准时出门上班,晚上八点回来。今天早上七点四十送报纸的小哥一直按门铃没有人回应后便报警。

“今天早上我七点四十来到斯帕纳先生的公寓门前。按了差不多五分钟的门铃,又等了十分钟。因为过去的一年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我就立马报警了。”送报纸的小哥眉毛皱着。

沢田纲吉,静静的看着法医给死者做着初步的致命原因判断,他的身上还穿着昨天中午他们分别时的那件印着糖果的外套。

“斯帕纳。”他好半晌轻轻的叫出这个名字,内心平静的不可思议。“死亡,真的是太轻易的事情了。”

法医向相田摇了摇头,“暂时无法确定对方的死因,需要进一步的解剖。”

“因为死者生前并没有亲戚,所以沢田君,等案件结束后你可以将死者的遗体领回。”

沢田纲吉点了点头,“警官,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先回去了吗?”

“好的,如果有后续情况,我们会联系你的。”

﹎﹎﹎﹎﹎﹎﹎﹎﹎﹎﹎﹎﹎﹎﹎﹎﹎﹎﹎﹎﹎﹎﹎﹎

沢田纲吉坐上豪华的轿车,看着旁边穿着西装的人,“他怎么样了?在你那里。”

“在我这里,当然不会有事情。”没有表情的男人翻看着手里的文件,“斯帕纳的死,是个警告。”

“是啊。”沢田纲吉轻轻的笑了一声,“真是危险啊,被那种人盯上。”

黑发的男人眯起眼睛,“你太快死掉的话,我们的计划就等于完完全全的失去价值。”

沢田纲吉微笑,“怎么可能,我会死掉,云雀学长真是太会开玩笑了。”

云雀恭弥的脸一下子沉下来,拿出的拐子抵在少年的脖颈上,“现在的你真是让人恶心。”

看着那双褐色的双眸,云雀冷哼了一声松开拐子,“别忘记我们共同的目的。”

“当然。”沢田纲吉转头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风景,神色不明。

“十分抱歉,再次请你过来。”相田信一郎有些头疼的看着沢田纲吉,“这次死亡的人,你应该也很熟悉。”

相田有些同情的看着在这两天失去恋人和朋友的青年,虽然他也可能是嫌疑人,但是,“死者是云雀财团的云雀恭弥先生,昨晚十一点管家草壁哲矢在家里的车库,发现死者死亡。”

沢田纲吉稍微愣了一下,“是云雀…学长吗?”

相田点了点头,“你昨天在下午一点坐上死者的车后,下午两点到达家中,你的下午所有时间段的时间线和邻居的口供一致。我们暂时排除你的嫌疑。”

“死者的遗嘱已经找到,除了云雀财团,他名下的房子和个人物品均归你所有。具体事项,你去找云雀财团的律师谈就可以了。”

“现在看来,死者身体没有明显的外伤。致命的枪支也只有死者一个人的指纹,自杀的可能性很大。”

怎么可能自杀啊,那个男人。

沢田纲吉没有什么目的的思考着,云雀恭弥死了,那个人肯定会很伤心。

他的眼神颤动却又兴奋着,下一个,应该就是自己了吧。

如泼墨般的夜色,位于山半腰的别墅灯火通明,沢田纲吉眼神冰冷的走进这前一天还属于云雀名下的房子。

二楼尽头的房间,他深吸口气,缓缓的打开门。

“还在。”松了口气,名为沢田纲吉的青年用手指轻触着床上少年的脸颊。

“………”睁开迷蒙的双眼,少年褐色的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

“……骸?”

“嗯,是我。”极为相似又略带不同的脸,六道骸微微在心里感叹。

纲吉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你干嘛一直扮成我的样子啊,自己看自己怪怪的。”

“因为我一直想要得到彭格列你的身体啊。”暧昧的靠近少年的身体,果不其然,对方戒备的看着他。

纲吉不满的推开他,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哗啦”一声,卧室里充当墙壁的巨大玻璃,碎成无数块朝两人袭来。

“真是令人惊讶的反应能力啊。”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门的方向传来。

六道骸把纲吉放下警戒起来,白色头发的少年笑眯眯的吃着棉花糖,眼睛下方的紫色倒皇冠,艳丽无比。

“呐,纲吉君真是好久不见了。在这里玩的开心吗?”白发少年无视披着沢田纲吉大人外表的六道骸,朝少年纲吉展开一个大大的微笑。

“骸?”纲吉询问的看着变为本体的六道骸。

“白兰,你还是一样的令人讨厌啊。”带着同样的笑容,骸露出了手中的地狱之眼。

“不用担心,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骸揉了揉纲吉的头发,露出温柔的笑容。

纲吉不安的看着好像是叫白兰的那个少年,“那个,你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竟然不知道吗?”白兰故作可爱的歪了歪头,“当然是想拥有单纯可爱的纲吉君。所以就先要把碍事的人除掉了。”

白兰专注的看着对方所有的表情。就是这样哦,纲吉君,你只要留在有我掌控的世界就好了。

“骸,你怎么了。”慌张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六道骸,纲吉手指颤抖着,还未触及,就被白兰从背后抱住了。

“终于,碍事的人都没有了。”满足的感受着微微颤抖的身躯,“失败和死亡这种东西,果然很沉重呢。所以珍惜已经有的乐趣,才是最美丽的。”

“你杀了骸。”好像是陈述又好像是疑问。

“不只是这样哦,这个世界,过去或者即将和你发生可能性的人,我全都抹去了。怎么样,要不要告诉你,我,这个世界的卡密,杀了多少你在乎的人。”

“嗯,我想想,狱寺隼人还有山本武,这些过去与你有交集的早就杀掉了。当然,不仅仅是这些人。还有斯帕纳,原本我不打算对他怎么样的,可是这个世界的你竟然和那种男人在一起,真是不可饶恕啊。”强硬的让纲吉面对着他,白兰嘴角勾起残酷的微笑,“还有你敬爱的云雀学长,我也杀掉了。纲吉君,这样你是不是绝望一点了呢。”

“我说,白兰。”近乎呢喃的话语。

“什么?”心情很好的牵着对方的手。

“我永远不可能被你操控的。”纲吉挣脱开他的手,后退几步,“无论是现在的我,还是将来的我。”

“这样的纲吉君,越来越有趣了。那么,现在是游戏结束的时刻哦。”丝毫没有诚意的走向纲吉。

“你,即将属于我。”

纲吉看着他势在必得的笑容,慢慢闭上了眼睛。

#看BE的,到这里就结束,当然,还有一个所谓的后续HE

评论 ( 1 )
热度 ( 6 )

© 纸片﹎ | Powered by LOFTER